主页 > 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 >
谷歌董事长施密特退休后当起了美国军方的硅谷买办
发布日期:2020-06-27 18:32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2月辞掉与谷歌相关的最后一个职位后,19年风雨,尘归尘、土归土,从此只剩江湖回忆。

  但是,离开谷歌后,他并没有钓鱼打牌高尔夫,而是忙忙碌碌地开启了职业生涯「第二春」。

  施密特的任职包括:五角大楼国防创新委员会主席、国防新技术顾问小组负责人,国会AI安全委员会主席。

  在国会,为议员提供人工智能方面的咨询,包括美国面临的他国人工智能技术的威胁和竞争等。

  尽管施密特与美国军方频繁来往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在5月的采访中,施密特本人第一谈到了转型的真实想法。

  他如今的任务,是「让尽可能多的软件公司为美国军队提供作战软件、人力管理软件、情报分析软件等等。」

  外媒采访中披露,施密特的具体工作案例,包括为美军卡塔尔空军基地换装全新的在空战指挥软件系统;另一项工作则是为驻韩美军提供全新的视频侦查系统。

  但据五角大楼知情人士透露,施密特本人在新角色发展中并不顺利,他提的建议在五角大楼被采纳的其实很少;而国会也不信任他谷歌董事的身份,专门质询他是否会利用职位为公司谋利。

  另外,前美国防部长卡特的私人助理向媒体说,施密特本人的一些想法根本不切实际,比如他建议五角大楼应该把所有基层雇员都换成工程师——这样所有难题都迎刃而解了。

  2011年1月,在担任近10年的Google CEO之后,施密特卸任,转任Google执行董事长,并且开始担任两位创始人的顾问。

  2015年8月,Google宣布重大人事变动和股权结构变动,并由此在组织架构上升级为Alphabet,谷歌两位创始人分别担任Alphabet CEO和总裁,施密特则担任Alphabet执行董事长。

  2019年6月19日,施密特正式退出Alphabet董事会,只保留技术顾问职位。

  2020年2月,施密特辞去了Alphabet技术顾问的职位,彻底告别谷歌。

  5月初,他在社交网络上发表了一则语气轻松的离职声明,并说今后会通过自己的投资公司继续关注并协助谷歌AI事业的发展。

  所以施密特要开启新角色——特别是为美国国防和军队服务,自然也不希望把谷歌牵扯进来。

  早在1976年,施密特还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研究生时,他就加入了美国军队服役,他当时负责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资助的分布式计算研究。

  2012年,施密特就以谷歌执行董事的身份参加了五角大楼网络安全机密会议,2015年又出席了国防部的技术采购使用会议。

  2016年初,在瑞士达沃斯论坛期间,当时的美国防部长正式向施密特提出要求,要他领导国防创新委员会,施密特同意了。

  2016年夏天,施密特开始频繁地、公开地考察美国各处重要军事设施,并向军方提供技术顾问。并动用自身人脉召集工程师、程序员来为美国军方的AI项目服务。

  此外,施密特坐拥130亿美元财富,他通过自己的投资公司向美国一大半的军工初创企业投入了大量资金。

  他投资的公司大多是前国防部雇员或前情报人员创建的防务公司,比如向国防和情报机构提供卫星服务的星球实验室(Planet Labs),以及以色列的网络安全公司Team8等。

  从科技巨头领袖变成「吃皇粮」的军事和技术买办,施密特的转型既是五角大楼的追求,也是谷歌的不挽留。

  在施密特尚未完全离开谷歌之时,有批评者认为,他与美国国防部和军方密切的联系,会使谷歌的AI优势流向军事用途,并因此为谷歌带来其他科技公司无法与之竞争的优势。

  而谷歌的员工也对公司的技术应用于军事领域持反对态度,并掀起多轮抗议活动。

  2017年,施密特代表谷歌与五角大楼签订了一项合同,帮助五角大楼建立无人机影像的自动分析系统。这也是他全力支持的一个项目。

  谷歌的管理层也有同样的担心,在2018年单方面取消了这一合同,并做出不支持军事研发的承诺,此举让五角大楼十分不满。

  有外媒分析,与军方过从甚密,是2015年之后,施密特在谷歌被逐渐边缘化的一个重要原因。

  他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深度参与了Google从硅谷创业公司到全球科技巨头Alphabet的全部发展过程,他也与Google两位创始人并称为”Google三巨头”。

  施密特于2001年8月正式担任谷歌CEO,为其他两位年轻气盛的创始人提供商业和市场协助,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家长式监护」CEO。。

  在长期的CEO生涯中,施密特主要负责Google的日常运营,尤其是销售板块。

  当年谷歌中国创办,他就亲自来到北京站台,后来多次到访中国,甚至退休前,还亲临乌镇参加了AlphaGo与柯洁九段的终极决战。

  几个月前他的一篇专栏文章明确向美国警告,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是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如果美国不加快研发投入,未来5-10年中国就会赢得这场竞赛。

  但他也同时指出,美国必须要与中国交流沟通,尤其是人工智能领域,两个在技术和应用领跑的大国,在气候变化、航天探索、灾难应对等方面合作会造福全人类。

  科技商业领袖向军事买办的转型,这在美国并不少见,波音、洛马出身的美国国防部高官数不胜数,科技企业和国防部的深刻渊源早已不是秘密。